從星期六我就開始在期待,星期一可以放颱風假。

(中南部的農戶ㄚ,不是我不知民間疾苦,如果可以,我希望颱風掃我們台北就好)

星期天早上,風雨漸大,我暗自祈求颱風走慢點。

中午在教會吃飯,不知怎地,沒什麼食欲,倒是我妹吃了一大碗,還拼命跟我說她胃口大開。

吃完飯,我跟我妹走路回家,一路上被風吹著跑,衣服都被打濕了,當時我就覺得不太舒服,而且渾身發冷。

好不容易回到家,我已經覺得頭很昏,而且渾身痠痛,換了衣服就跳上床,想說小睡一下看會不會好一點。

翻來翻去睡不著,而且全身包了薄被還是發冷,頭越來越痛,我開始覺得不對勁,只好不斷爬起來喝水。

就這樣一直昏昏沉沉到五點,我覺得躺著也沒有比較舒服,就起床想去看電視。

經過我妹房間,看見她也是剛睡醒的樣子,她也告訴我,她很不舒服。

我嚇了一跳,一問之下,她的症狀竟跟我完全相同。

她說她泡了檸檬水喝,我也跟她要了一片來泡,然後一起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新聞一直遲遲不報台北市要不要上班上課,我心想還真衰,已經這麼不舒服了,要是明天還要拖著病體冒著大雨去上班,鐵定病情加重。

過了一陣,我媽好像也睡醒了,她下樓來用軟軟的聲音說她好像生病了。

我跟我妹嚇了一大跳,沒想到我們母女三人竟然同時生病,症狀還都一樣!

全家只剩我爸沒倒,他翻出了溫度計給我們三個測。

我第一個測,38度半,真的發燒了。

我妹接著測,38度半,竟然一樣!溫度計到底準不準呀?

於是輪到我媽,38度9,所以我們三個都發燒囉?!

可能是看到自己真的發燒了,也就理所當然的覺得越來越虛弱,於是我們三人又分別去躺了。

後來我真的睡著了,再醒來已是八點多,看到我妹居然坐在床上打電動,精神可好的咧~

她說她吃了普拿疼,好很多了,可惡,因為我睡著了,竟然沒人把我挖起來吃。

吃了藥的我媽跟我妹,居然晚餐還有胃口吃一大碗咖哩飯。

我實在沒什麼胃口,所以只吃了一根香蕉就又躺回床上去了。

不過至少得到一個好消息,明天不用上班啦~但是好好的一個颱風假,竟然只能拿來養病,還是很悲情......

十點多,可能藥效發揮,我的汗被逼出來了,燒好像也退了,於是爬起來洗澡。洗完澡我又去睡了。

今早起床,大部份不舒服的感覺都好很多了,但是變成腸胃不太舒服,我妹說她半夜已經拉了一次肚子,可能我沒吃什麼吧!所以沒東西可拉。

才這樣想不久,我就忍不住跑廁所了,結果我也拉了肚子。

後來我媽說她也拉好幾次肚子,綜合我們三人的症狀,我們應該是得了細菌性感染的感冒吧!

不過我覺得最強的應該是我爸,處在我家這樣的"毒窟"裡,練究出百毒不侵、金剛不壞之身,真是太強了!

目前,我媽躺了整天,現在爬起來活動活動,我妹還倒在床上,我雖然比較好了,肚子還是不舒服,勉強爬起來做點正事。

至於我爸,他無聊了整天,現在跑去睡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injin0422 的頭像
jinjin0422

●jinjinのにぎやかな世界●  

jinjin04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